传播创造价值
更多

资源平台 传播门户

首页 >> 文旅之声 >>副刊·文苑 >> 我和可乐的二三事
详细内容

我和可乐的二三事

时间:2024-01-14     作者:来源:中国建设传媒网【原创】   阅读

我和可乐的二三事

一切的一切,要从一次平平无奇的绣惠东关大集说起,虽说它是历史悠久、省内最大的农村集散农贸市场之一,但对于当地人来说已经变成生活的一部分,这一天的东关大集和往常一样热闹,我们办公室趁中午时间吃个饭逛个集,那简直就是巴适得板,我和张和平就相遇在这一天。

大集的最东边是宠物猫狗集散地,许多品种猫狗贩子凭借价格优势迅速扩大规模,虽然喜欢猫,但当时的我是没有养猫的打算的,爸爸和姐姐不喜欢猫,而养猫的固定支出也让我这个本就“由奢入俭难”的人有点头疼,可是在一个并不显眼的角落,就是在绣惠东关大集的东南角,我一眼看到了奄奄一息的张和平,脏兮兮但乖巧地趴在笼子上,爪子似乎被什么东西夹过,气息似乎已经只进不出了,办公室超哥一探脑袋:“这猫看着快不行了。”月月拧着好看的眉毛说:“它好可怜啊。”是的,此时的我非常纠结,合计了一分钟,我还是决定买下它,猫贩子说十块钱。我扫二维码的时候心情很复杂,原来十块钱,就可以买到一条命,我不知道是这个世界残酷,还是人类残酷。

猫贩子给了我一个袋子,装了这只脏兮兮的小家伙,回到办公室,大家用纸盒子和卫生纸给它简单组了个窝,吃过猫粮喝过水之后一扫病恹恹的样子,叫声异常洪亮走路小腿儿倒腾得还挺快,燕燕说我被一只猫碰瓷了,我笑笑,那能怎么办呢,这可能就叫缘分吧。带回去洗澡、驱虫、剪指甲一条龙服务,它乖得不像一只猫,哪怕是剪指甲剪到血线,也只是叫了一声,甚至没有挣扎,早上会叫我起床,在猫砂还没到的时候,就把它放在家外的沙地上上厕所,乖得让人心疼。

取名字那段时间,又逢叙利亚战争,看着视频里的一片废墟,我想,如果可以世界和平就好了,名字就叫和平吧,张和平,多好听。他有了名字,就不只是一只猫了,他是我不会说话的伙伴。因为张和平太瘦小了,但肚子好像总是涨涨的,怕他得病,到了周末,我预约了个宠物到家的体检,没想到买完猫粮猫砂猫碗等基本物件,单位有个很重要的会,只能掉头回单位,或许是因为这个掉头,让我们隔了一辈子。

张和平永远留在2023年10月24日,一个平平无奇的周一的早上,就像我遇见他那天一样平常。我还是和平时一样去上班、下班,就像突然间断掉的腿或手指感受不到疼一样,我知道那是我的大脑在保护我。可时间长了,悲伤总会像胶囊里的药,缓缓地渗出来,游走在四肢百骸,我用了好大的力气才接受,他再也不会趴在我鞋子上取暖、朝我喵喵叫了。

或许是我太过悲伤,妈妈同好友又讨来一只猫,这次是橘猫,准确地说是橘白。就是后来的可乐。是的,她一开始不叫可乐,叫猪咪,因为她刚来的时候我还没有从失去张和平的阴霾中走出来,而且她又丑又脏,我实在是喜欢不起来。但是俗话说,来都来了,总不能丢了她吧。彼时已然七八度的天气,没有给她洗澡,一身脏兮兮的毛是拿宠物清洁手套一点一点擦出来的,果然,擦干净之后能看了,不再像一只脏兮兮的小猪,于是我便想,既然不能世界和平,那就万事可乐吧,然后她就叫可乐了。

在农村老家,可乐是住笼子的,一个双层“别墅”,后来我英年早突,气温低了不利于恢复,于是连人带猫进了城,但车空间有限,没办法连笼子也弄过来,只好把她放在屋子里与我们住,住在屋里的每一天早上都会给我们“新惊喜”,譬如在地上的杯子,缠成一团的毛线以及凶多吉少的数据线,我看着爸爸一天比一天黑的脸,于是提议放在玄关外,因为电梯是刷卡的,没有门禁除了工作人员没人能到对应的楼层,于是电梯门、消防通道门和家门组成的密闭区域成了她的好去处,她也拥有了自己的豪华大床--一张紫色的沙发和妈妈亲手做的棉花软垫。

家里有人时放她进来,没人时就在外面沙发呼呼大睡,可乐不同于张和平的早熟,她并不是什么天赋型选手,也没有被苛待过,所以不太会看脸色,但是学习能力很强,什么事儿基本上教一次就能懂,比如不可以上桌子、不可以进卧室,但是跟其他小猫一样,她也总有用不完的好奇和一身反骨,她会在我玩手机的时候故意进卧室,还要回头看看我有没有跟上来追她,玩累了就躺在沙发下最暖和的那一块,妥妥的地暖最大受益方。偷吃了香肠我会训她,她总把头耷拉下去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,然后一般我就会心软,喂她吃点她很喜欢的化毛膏和小饼干。她的异食癖很有意思,和我一样爱吃奥利奥,一开始会星星眼地抬起头期盼掉一点渣渣,再后来喊我喂她,再到后来就直接来抢了。我看着同我抢食的可乐,有点怀念她刚来时的拘谨和局促,然后默默把被她啃过的饼干放到她的猫碗里,怀念是不顶用的,既然不顶用那就多撸两下泄愤吧。

后来她的自我意识开始觉醒,不再让我摸肚子、剪指甲,被放在门外沙发上的时候会挠门嗷嗷叫,而我作为“监护人”主打就是一个能尊重的就尊重,不能尊重的强制执行。

日子过得总是特别快,转眼间就要忙忙碌碌地迎接元旦,我们一家人整整齐齐地在一起度过了2023的最后一天,我很满足,岁月静好也不过如此。可她消失在2024年的第二天早上,早上爸爸发现她没有挠门叫我们,我当时手忙脚乱穿好衣服,翻遍了家里每一个角落,又出去找消防通道和单元门外,前一天晚上十点还见过,早上六点就不见了,8个小时的黑夜,她能去哪儿,我很担心,但是天起了大雾,能见度不足十米,我还要奔赴我的岗位,我并不是工作狂,但我明白我得负责任,就像对可乐负责一样。于是我把白天找可乐的重担交到了妈妈和姐姐手里,晚上我就打着手电满小区乱逛。由于电梯监控没有通网络,所以无从查起,业主群发寻猫启事,有了点线索,但是一直没有寻到,我在她可能经过的每个地方都放了她爱吃的猫粮,可每天带着期盼出门、满心失望回家的感觉糟透了,我好希望在未来某天,门外会响起往常的挠门和喵喵声,我也不断地安慰自己:好在她不像张和平,离开得那么彻底。我常常在想,或许她向往自由,我可以让她拥抱她的自由,如果是被人偷走,我希望她最后能安定在一个好人家,然后像她名字,万事可乐。

你见过我的猫吗?她叫可乐。

 


 

 

最新评论
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
  • 电话直呼

    • 010-58448787
    • +86-15001322531
  • 建媒网

seo se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