传播创造价值
更多

资源平台 传播门户

首页 >> 文旅之声 >>副刊·文苑 >> 追寻年味
详细内容

追寻年味

时间:2024-02-06     作者:龙文芳【原创】   阅读

春节,是中华民族最隆重的传统佳节,是一种习俗更是一种记忆。跨过儿时,跨过青春,如今,早已过了盼年的年龄,但每逢过年,却有一种怀念不知不觉在心头滋长。怀念儿时的年,怀念团场的年味,怀念家中厨房里飘散的香气。

我的家乡在新疆博乐90团二连,连队里是来自五湖四海的团场职工,我的父母是四川人,所以我家的年多是以四川的风俗在过。每到腊月,就忙着杀猪宰鸡,连队里到处洋溢着过年的味道。腊八一过,家家户户开始煎炸烹蒸各种吃食,生豆芽,做豆腐,蒸馒头、包饺子、炸麻花、做糍粑、买年货,剪窗花,写对联。

那时候团场的生活有些单调,大家对过年的渴望特别的炽烈。一年的辛劳似乎都是为了过年而准备的,从腊月二十三开始,进入欢乐的程序。这天,要祭灶和扫家。扫家是一年里规模最大、最隆重的卫生大扫除,要从屋顶到房梁、墙面、窗户,清扫干净,然后用石灰把墙横竖粉刷一遍,这样家里就焕然一新了。每年清扫母亲都非常认真,角角落落的灰尘都清扫的干干净净,玻璃也擦的非常明亮,待一切收拾停当后,在贴上几张老爸亲手剪的漂亮的大红色春花,望着阳光透过窗花映照在墙面上的“新春快乐”、“福到”等字样,满满的幸福从心底滋生。

我最喜欢看母亲蒸馒头,看着灶房里母亲忙碌的身影在团团白雾的笼罩下显得格外神秘。馒头快出锅的时候,一股股麦香味飘来,沁人心脾。锅盖一揭开,冒着白气的馒头白灵灵的,一个个整整齐齐像列兵一样,骄傲的站立着,看着让人直流口水,总忍不住伸出小手往郭里抓,这时候母亲会笑着打开我的手,一边责怪我嘴馋,一边用铁碗捡出几个分给我们姐妹每人一个。热馒头烫得两手倒换着跑出灶房,站到院子里狼吞虎咽地一边吃一边想过年真好。

所有吃的喝的在三十前都准备就绪,到三十这一天就是贴对联,贴年画的时间了。一大早,母亲就在锅里熬上一碗粘稠的糊糊,对着房间最显眼的地方贴上选出的几幅最满意的年画,在给大门两边贴上寓意好的春联,给过年带来浓烈的喜庆氛围。老屋粉刷一新的白墙上,贴上几张鲜亮的年画,过年的喜庆气氛顿时溢满整个屋子。年画的内容主要有神话传说,戏曲人物以及花鸟、庆丰收、胖娃娃等,品种繁多,趣味横生。贴对联是最庄重的一件事,将大红纸,按照门窗的规格要求裁剪,精心选编新颖、绝妙、雅俗共赏的语句,由书写功底过硬的连队里的“文人”执笔。只见他坐在八仙桌前,凝神挥毫,一幅幅喜气洋洋、龙飞凤舞的对联就写好了。墙上贴得姹紫嫣红,家里门外一下子变了样,整个院子就如童话中的世界,年的气氛全溢出来了。

鞭炮是我们过年不容错过的奢侈品,父亲会买上1000响、500响、100响不等的鞭炮,三十、初一、十五在门前放上一挂,而我们也会被奖赏到被母亲拆散的散炮,揣进裤兜,悄悄拿上大人的火柴盒、香烟,点上一支,像模像样地叼在嘴里,一个接一个地摸着鞭炮,点着,扔出去,“叭”的一声炸在空中,清脆的声响在院子及树林里回荡,心里的快乐也随着回响。 

年夜饭是一年到头最隆重的规模最大的家宴。父亲在母亲的指挥下,忙忙碌碌的一大早清扫完院子就提上猪头,切耳朵,拌口条,母亲就大锅蒸扣肉、粉蒸排骨、肉丸子、香肠等,我则摩拳擦掌的在一旁剥剥葱、蒜,时不时趁母亲不注意的空挡捏两片肉塞进嘴里先吃为快。等到一大桌琳琅满目的菜摆满桌子基本是下午四点了,先放一挂鞭炮做好开饭的准备,然后母亲会盛上三碗饭、倒上三杯酒、摆上糖和瓜果,打开房间的门和院子大门,一路絮絮叨叨,引着祖先和双方过世的老人先来吃年夜饭,之后我们就可以正式上桌开饭了。

太阳落山时,父亲把房间里的炉子烧的很旺,炉子上烧水的大茶壶灌满水,滋滋的冒着热气,这时,一家人坐在炉边,嗑着瓜子,话着家长,看着钟表的指针一点一点流淌,打开14寸的彩色电视机,等待着晚八点的倒计时,幸福的欣赏着春晚的精彩节目,相声小品都会引得我们开怀大笑......。待午夜时分,连队四面八方响起了震耳欲聋的炮声,热闹的景象和气氛灌满了这寒冷的整个夜晚。

初一最重要的角色就是饺子。包饺子时,讲究饺子的形状,码放的顺序。母亲刻意要剩出一些饺子馅,寓意粮食丰收,年年有余。通常还会包很多钱镚子,寓意吃到的人来年会“财运亨通”,包几个糖饺子,寓意吃到的人会“幸福甜蜜”。

年味,是一种祝福,是一种希望,也是一种信仰。年味,似清晨的薄雾,又似傍晚的炊烟,轻轻袅袅,飘飘摇摇,既看不到,也触不到,在我们心头轻轻一拂,只要用心体会,就能寻到年味的踪迹,只要回家过年,回到父母身边过年,就能感受到真正的年味。


  • 电话直呼

    • 010-58448787
    • +86-15001322531
  • 建媒网

seo seo